文学作品 -凯发体育k8

当前位置: 凯发体育k8首页 » 文学作品 »
发布时间: 2021-08-06 09:16:56     作者:谢彪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我的爷爷是一名煤矿工人,或者说曾经是——毕竟他只干了几年就逃回了乡下务农。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煤矿工人的爷爷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感慨颇多。

“1958年,20岁出头的我从临猗的农村来到当时的霍县矿务局辛置矿,当上了采煤工人,当时在别人眼里那可是件光荣的差事,毕竟是吃上了公家饭!”每每说到这些,爷爷的神色总是复杂的。“那时采煤都是靠放炮、大铁锹攉煤,一天也出不了多少。为了赶进度,几天几夜不出井也是常事。那年月能有口吃的就是好日子了,煤矿上毕竟饿不着人,不过那可是真的苦……”

1963年的夏天,爷爷的一位工友在一次冒顶事故中永远无法兑现请爷爷喝酒的承诺了。生性胆小的他犹豫再三之后,回到了家乡,再次过上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我的父亲也是一名煤矿工人,他1978年参加工作。70年代,我国煤炭产业初步实现了机械化生产,当时的曹村矿实现了高档普采,采煤的效率和安全性得到了极大提升。

“刚工作时,就根本没想到干煤矿还要跟那么多洋机器打交道。”父亲每每跟爷爷说起矿上的见闻时,总是把这句话作为开场白。

当时父亲眉飞色舞地给爷爷讲述采煤机是如何旋转着将煤从煤壁上剥离下来,链板输送机如何将黑金从工作面转运出去,液压支柱和金属顶梁的支护多么坚固可靠,这时候,爷爷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喃喃地说道:“你们赶上了好时候,机械化采煤我们那时候想都不敢想。现在的煤矿好干多了,这都是党的功劳啊!你要抓紧时间入党,那是光荣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父亲的工作一点都不光荣,也不酷。我不止一次在井口看着他从黑黑的巷道中走出来,除了牙齿和白眼球,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黑的,就连咳嗽出的痰也是黑色的。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曹村的小河是黑色的,鸟儿的羽毛也分辨不出颜色,家里也没人穿浅色的衣服——因为矿区实在是太脏了!

2011年,我也成了一名煤矿工人,被分配到霍州煤电木瓜矿。一进入木瓜沟,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山体,这似乎与我记忆中的煤矿有些不同。进入矿区后,绿树成荫的东亭花园处处鸟语花香,喷泉欢快地喷着高低起伏的水柱,地面干干净净,看不到黑黑的煤尘,这完全颠覆了我对煤矿的旧有印象。

我把这些情况当新鲜事告诉父亲,他对我说:“你们赶上了好时候,都是综采综掘了。现在的煤矿好干多了,这都是党的功劳啊!你要抓紧时间入党,那是光荣的事情。”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煤矿的发展日新月异。在木瓜矿的调度指挥控制中心里,几位年轻人端坐在电脑前,拖动着鼠标,查看井下各个流程的工作情况。调度指挥中心集成了14个子系统,井下的采掘、机运、通风各项设施运行情况,都可以实时反映在电脑屏幕上,任何环节出现一丁点问题,工作人员都能及时发现并做出快速反应,确保生产的安全进行。

在位于地下几百米深处的10—201工作面上,宽敞整洁的巷道四周,乌金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智能化班组工作人员正在对工作面各种设备的运行情况和安全状况进行巡查。这是木瓜矿第二个智能化大采高工作面,工作人员已经对设备的性能十分熟悉,工作面人员从过去的16人减少到9人,工作效率成倍增加。

我也想把现在矿上的见闻说给父亲听,告诉他:“综采综掘已经不稀奇了,现在都是智能化矿井了。我也入了党,现在是一名光荣的党员了。”可是每年清明上坟时,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煤矿的变化说也说不完。我也想听父亲和我说两句,也想象得出他会用什么当开场白:“你们赶上了好时候……”

(作者单位:霍州煤电木瓜矿)


责任编辑:蒋晓宇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