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凯发体育k8

当前位置: 凯发体育k8首页 » 文学作品 »
发布时间: 2022-07-27 09:52:37     作者:肖盛辉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说起煤矿,大部分人的印象还是黑乎乎的煤和一群“傻大黑粗”的男人。刚参加工作时,我眼中的煤矿也是如此。

刚工作时,我所在的煤矿还处于基建阶段,矿区环境简陋。职工宿舍是一栋三层楼,女职工住在一层的三间房内,男职工住在二、三层。一间宿舍挤着八到十个人,每天推开门进宿舍,一股“男人味”总会扑面而来。宿舍楼没有洗手间,只能去外面的公共卫生间。

全矿只有一间室外公共卫生间,厕所的外墙上贴着瓷砖,墙壁上写着两个金色的大字“舒爽”。但厕所里的情况让人一点都不舒爽,污水横流、臭气冲天,上厕所的人们总要踩着几块砖头跨过一段污水。

第一次下井,我们新来的几个年轻人由老师傅领着,下去干活顺便熟悉巷道。腰带上别着矿灯和自救器,矿灯有书那么大,还会漏些黏糊糊的液体。沾上液体的衣服会被烧出大大小小的洞来,他们说,矿灯里装的是硫酸。

井下工作劳累,没干一会儿我们就得休息一阵。我们靠着煤帮喝水,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糟糕,是塌方了么?我旁边的小伙子站起来就跑,其他人也跟着一起跑,没跑两步,头顶上的风筒鼓了起来,从我们头顶呼啸而过,原来是风机送风。第一次下井就虚惊一场,大家相互看着,哈哈大笑起来。

在巷道里,辛勤工作的职工们挥汗如雨,有的索性将外套脱去,只穿着一件秋衣,但汗水仍然将衣服浸湿。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随风漂浮的煤尘与汗水和成了煤泥,“煤黑子”就这样诞生了。

妻子一直不明白,我是在怎样的环境中工作。为什么都已经是夏天了,也要穿很厚的绒衣棉裤?为什么每天回家,我的眼圈总像涂了眼影。直到她看了许多矿井生产和反映煤矿职工的纪录片、电视剧后,她才明白。

职工们出井后,必须要洗澡。当时矿上的澡堂里就是两个大池子,用砖和水泥砌成。职工出井后,在热水池里一泡,放松而惬意。不过人多了,池子里就像煮满了饺子,最后出井的人只能泡煤泥水或者用凉水随便冲一冲了。

洗澡水是锅炉房烧出来的,每天换一次,做饭喝的水则是泉水。矿上有一处常年流水的泉眼,大家在那里用砖砌起了水池,放一个铁水箱,人们排队去那里打水。

那时,矿上的职工们用的还是诺基亚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和发信息。谁手里要是拿一台手机,大家都得围过去看个新鲜。接下来的几年里,手机越来越花哨,能放音乐了,能看视频了,黑白机变成了彩屏机,直板的、翻盖的、触屏的,智能手机成了大家的标配。

矿区离城市很远,职工们回家都是乘坐矿上一天两趟的班车。那时的路也不好,回一次家得颠颠簸簸近两个小时。有个工友,家中给他置办了一辆奇瑞旗云轿车,他立马成了矿上的明星,每次回家总会带几个顺路的人,我有幸坐过一次。不过,随着煤矿形势越来越好,轿车也开进了越来越多的职工家中。

就在不知不觉间,矿井在大家的努力下越来越好,员工们的幸福感也提升了。

矿区的路修好了,是宽敞的四车道,柏油路面。周边村民也到矿上卖水果和蔬菜,做点小买卖,矿区也有了超市、饭店。原来带泡水池的澡堂被四层小楼取而代之,一排排整齐的淋浴头,更换衣物的吊篮一升一降,搭配上地板和铺着雪白瓷砖的墙面,让澡堂看起来宽敞明亮。

高耸的公寓楼安装了电梯,六个人的房间里有独立的卫生间,安装了电视、无线,每一层都安置了一台饮用热水机。矿区的绿林中,时常可见松鼠、刺猬、野山鸡,鸟儿啼鸣,声声悦耳。

井下的生产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职工坐着猴车入井,行人大巷灯明道宽,一直延伸到工作面,一路上还有歌声相伴,使人心情愉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旅游景点的缆车线路呢。现代化的采煤工作面上,煤机那长了牙的截割部咬在煤壁上,就好像在吃嘎嘣脆的巧克力饼干,防尘措施让我们都不再是煤黑子了。

而我,也从曾经的毛头小子成长为父亲,从一名只想“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煤矿职工成长为有担当和责任的新焦煤人。我还要与矿井、企业共成长,为实现梦想接续奋斗。

(作者单位:汾西矿业曙光矿)

责任编辑:兰洁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