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凯发体育k8

当前位置: 凯发体育k8首页 » 文学作品 »
发布时间: 2022-03-25 15:31:09     作者:葛东兴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春天一来,风和日暖,再古老的心也会活泛起来。轮回好似重生。

先是柳芽细密爆出,如尖如粒,不几日,已抽出细叶,中间一恍惚,再看已是柳丝长长。还有满地的小花小草,本无暇顾及,可某一日走过,眼前忽而亮出一片绿意。丛绿中,小花朵朵,摇摇曳曳,像小孩子的粉脸簇拥着,对着你纯真又顽皮地笑。

山上的花更引人瞩目些。好像原本黯淡的画卷中,突然洒下几点彩墨,那彩墨却渐渐晕染开来,散成一树妖冶的花,再一转眼,另一处,也晕开一树,红红白白,煞为可爱。

这些花都开得安静,开得突然,像某位故交,久等不来,却在哪个平淡的日子突然造访,给人意外的惊喜。春天总不辜负人的期望。她的盛开就像安了机关,一朵花“叭”地一开,霎时,便是千树万树的桃花红杏花白,让人目不暇接。她总对得起你用心的等待。

先是跟了人去看杏花。

山上的园子平常总关着,游人罕至。那些花身在半山,像是专门隐藏起的一段锦绣年华。若非专门去赏,真就辜负了一山春色。但花们不在乎,应时而开,应时而落,摇曳生姿,自在生香,不管你来与不来。在料峭春寒里,先是犹犹疑疑,羞羞怯怯,继而东风一暖,便不管不顾,你争我赶,热热闹闹地开了满枝满树。在这花海中,人的眼睛,平常总有些无精打采黯淡无光,此时,也不禁露出欣喜的神色,放射出绚丽的光芒。好像随便往哪一放,都是如花美眷现世美好。那些细嫩花苞,娇娇弱弱,含羞带俏,惹人怜爱。仿佛看得久了,便会怦然打开,赠你一朵芬芳。枝上的朵儿,有的三三两两,疏疏落落,仿如仙子要翩然世外,有的挤挤挨挨,繁繁密密,似要专门把枝子压弯。杏花朵小色白,但花苞与花萼红如胭脂,便更添几分妩媚,风摇花枝,花们便如蝴蝶要随风翻飞。花们都不言语,可总感觉她们在耳边欢快地说笑吵闹,吵得人起了心思,乱纷纷一片。

有人抛开花不管,去挖野菜,叫甜菊或荠菜。鲜鲜嫩嫩一两袋,带回来,择净,沸水里焯一遍,或凉调,拌了蒜末,吃得人清清爽爽;或剁成馅,捏饺子,包包子。就像把春天咬在嘴里一样,清清脆脆。山上多野菜,多树,常招来嘴馋的人。三月里挖茵陈,做谷垒,若到了四月,已成白蒿,就吃不得了。四月里,可以挖小蒜,苜蓿也长出来,掐了尖,跟茵陈一样的做法。榆树上挂了一串串闪亮的榆钱,风一吹,似乎会叮当作响,从枝上捋下来,着急的就手塞一把到嘴里,生嫩的甜。有年长的会说,柳树芽嫩的时候也是绝顶的美味。还有的去挖大蓟,挖蒲公英,作草药用。假如错过春季的鲜,初夏又有槐花挂了满树,可以解馋。

离开闹嚷嚷的杏园,另一个叫百花园的去处,便有几分寂静。不但园子小,花也少,说百花实在有些夸大。但也有意外开着的几树,矮小的山桃花朵朵点点缀满枝桠,“可爱深红爱浅红”;一串串连翘层层叠叠,密密匝匝,如瀑如流,抽出明亮的金黄;不远处,还站着端庄开着的玉兰,一树白,一树紫,虽然静默,却自有一番风流。花们都各有品性。桃花夭夭,像待嫁的女儿家,红着脸,披了红妆;连翘像寻常人家的女孩子,泼辣辣的黄,热烈,大胆,率性,直爽,是乡野的气息;玉兰花高贵,高在枝头,疏落大方,如浸染了诗书气质,不争不抢,不肯落入俗流,仿佛捧了书在春光里静读。

在花间流连一番,像与春天小坐了一会。听她枝上热烈的告白,猜她蕊中未吐露的情话,字字句句都似带了芬芳。所有关于春天的片段也渐次开上记忆的枝头,忽隐忽现,让岁月也有了芳香。

而山间有风,向晚更凉,花们所经的风寒无人替代。正如所有美好经历过似水流年,不知还能留有几许。

作别繁花,人又将淹没在红尘琐细中不能自拔。以为这一个春天就此逝去,再会又得一年长,便在山风里扯出些乱纷纷的忧伤。复想到“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句子,便收住心思,装作心如止水的样子。

没想到,半月之后,又被人喊着来了一趟。

这一次,是为了探访梨花。今年气候反常,中间下过两场冷雨,不远的地方甚至扯絮般飞起了春雪,早开的花必定在风雨中落了无数,晚开的花也变得更加谨慎忐忑。

梨花果然不盛,枝上抽出的花茎不多,开放的花朵也有些零落。但一片梨园,仍似铺了一层雪,闪亮,洁白,清新,出尘。簇簇花朵冰姿玉骨,或含或放,都如一团小小的阳光,清逸脱俗,如泉水洗过,不染纤尘。梨树的枝干苍劲虬曲,刚直间又见婀娜,好像谁的画笔涂抹而成,繁简有致,足可观览。

沿途道旁,新开了丁香,或白或紫,星星点点,细密繁实,粉簇可爱。近而嗅之,异香扑鼻。原先的所谓百花园,玉兰早已残败,恋在枝头,已成腐朽,比之美人迟暮更加不堪。只有几树海棠花团锦簇,开得盛大,一身红妆富丽堂皇。榆叶梅也正值盛年,如火一般,一树火红从根子着到了梢子上。

而我又牵念起不远处的杏园,一边在花间流连,一边又向那里频频打望。待从花前抽身而出,静静走到近前,那园子的门还是半掩,像无人光顾的寂静庭院。入得园内,满眼新绿盎然,已不见半朵杏花的影子,甚至树下的花瓣也已消失殆尽。行其间,想想半月前的景象,真如做梦一般,好像那片繁花从未来过。等人定定地看一会,折身而返,心里竟然一片空落。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杜工部的诗惜春,恋春,愿春长在,恐春归无觅,直说到了人的心里。怕也说到了花的心里。

从山上返回,就真似与春天挥别了。虽往来途中还有零落开放的花,如火如霞,但也都是春天的余韵了。如此,这般景致再见便真要一年长了,便又想起另一句诗: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而我们还在山间,并不会孤蓬万里,万里的是那漫漫等待中的迢遥时光。

陆凯曾在梅花盛放的梅岭寄友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而这寂寂山中,“寂寞空庭春欲晚”,一番花事寥寥,真的是“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作者单位:汾西矿业贺西矿)


责任编辑:石坚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