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凯发体育k8

当前位置: 凯发体育k8首页 » 文学作品 »
发布时间: 2021-10-27 15:03:11     作者:杨海滨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老家一般指故乡,或父母长期居住的地方,也泛指祖籍或原籍。打我记事起,父母便多次讲起祖辈们的迁徙史。曾祖父为河南林县(现为林州市)东岗镇大井村人氏。民国二十五年,迫于生计的一家四口来到山西省陵川县平城镇和村,靠给人放牛羊讨生活。没几年曾祖母病逝,只好将襁褓中的小儿子送人。后来,又将唯一的女儿送给附近阳寨村一户焦姓人家当了童养媳。两年后,因焦家独子夭折,便将我的祖父过继给焦家,改名换姓的兄妹俩从此相依为命。孑然一身的曾祖父甩着羊鞭一路漂泊到山西榆次(现为晋中市)才安定下来。让人唏嘘的是,尽管当时父子们相隔不过几百里,却一直音讯不通,直到后来才慢慢恢复了往来。上世纪七十年代,因焦姓人家成份问题,我们一族又改回了杨氏,并将籍贯落到了曾祖父所在地(曾祖父后在榆次娶妻安籍,寿享耄耋之年)。

祖父生于河南,从小颠沛流离,少年出姓移居,19岁成家立业。第一任配偶生下大姑后便不幸离世。后经人介绍,同我的祖母结为伉俪,先后养育了三子二女。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新成立的汾西矿务局在陵川招工,祖父举家迁到了山西省灵石县,成为了一名矿工。子女们先后在矿区长大,参加工作,成家立业。1973年,我出生的那年,因矿区西扩,我们全家三代先后搬迁落户到山西省孝义县(现为孝义市),我们兄弟在这里相继长大,父母在这里慢慢变老,祖父在这里去世。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曾祖父算起,几代人像随风飘零的种子从未停下漂泊的脚步。尽管生活的境况越来越好,但家族的地域概念不断变迁。如果说我的老家是河南,好像并不准确。这里毫无疑问是祖父的故乡。尽管少年离家后,祖父再也没有回去过。我出生时,祖父已经在山西灵石定居下来。河南是祖父和父亲的老家,对我来说,说成祖籍也许更为合适。如果说老家是陵川,似乎也为不妥。那里是祖父的第二个故乡,他在那里长大,娶妻生子,最终也安葬在那里。但纵观一生,那里只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中转站,是父母口中常说的老家。父母在那里出生、长大,留下了一生难改的乡音和难以割舍的情感。对我来说,那里只有为祖父母送葬和清明祭扫的印记。从自己填写人生第一份履历时,父母便告知籍贯一栏为山西榆次。后来我才慢慢明白,榆次只是父辈的答案,也是家族的精神寄居地。按照公安部对籍贯的定义:指本人出生时祖父户籍所在地或长期居住地,那么我的籍贯无疑是山西灵石。但灵石跟榆次一样,作为祖父和父辈们的暂住地,在我生命里几乎没有什么记忆。自从记事起,我们一家三代就在孝义矿区安定下来。尽管离开已经20多年,但留下了我一生无法割舍的成长经历和情感认同,那么孝义算是我的老家吗?

今年春天,我陪父母一起游览了洪洞大槐树景区。“问我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搀着父母,听着导游信手拈来的历史典故,不禁浮想联翩:向上溯源,也许祖上就是从脚下这片土地迁徙到了异郡。近百年的家族变迁也许是血脉延续的召唤。回看眼下我们兄弟四人,除大哥还在矿区留守,其余都在外地安家。三弟四弟更是远居河南郑州和江苏苏州。再过几代,子孙生活的疆域又不知拓展到哪里。每一代生命境遇都刻着时代的烙印,不同的是祖辈们迁徙的脚步几多艰辛、几多血泪、几多无奈,后人的选择中几多憧憬、几多从容、几多自信。

老家是一个地理标记,是一种族群认同,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就像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一样,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老家。它可能是固定的、不变的,也可能是流动的、嬗变的。但无论如何它都是温暖的,就像血液一样流淌着,无需时刻感知,却无处不在。

(作者单位:汾西矿业新产业发展公司)

责任编辑:石坚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