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凯发体育k8

当前位置: 凯发体育k8首页 » 文学作品 »
发布时间: 2021-05-12 10:26:40     作者:安建国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母亲张玉梅,平遥东泉乡人,出生于1939年。我听姥姥说,母亲从小就乖巧听话、聪明能干,善良好强又明事理。她本来学习成绩挺好,因家境困难,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回家帮大人干活。当时姥姥在乡供销社工作,姥爷每天要担上箩筐出门做小买卖,大舅和大姨又早早离开了家,母亲只得一边干家务,一边照料弟弟妹妹们。有一年,三姨染上了重疾,几天不吃不喝不动弹,村里的赤脚医生给她判了死刑,说没得治了。姥姥也不再抱什么希望,含泪裹上三姨准备扔掉。母亲得知后,哭着夺过三姨,要亲自照顾。母亲在隔壁一位老师的引导下,日日夜夜守在三姨身边,悉心照顾了半个多月,最终把三姨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母亲18岁就嫁给了父亲。结婚后,她曾以优异的成绩被太原印刷厂录用,后因父亲工伤需要照料,只好放弃了在省城工作的机会,随父亲到了富家滩矿。母亲生了六个孩子,加上生活在老家的奶奶,一大家的生活仅靠父亲几十元微薄的收入来维持,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为了贴补家用,母亲在矿上当起了临时工。1969年父亲被调到榆社3202太焦铁路工地。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都落到了母亲肩上。铁路建设项目结束后,父亲又被调到了汾西矿业高阳矿,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父亲因工作出色被组织任命为队里的党支部书记,他几乎每天都在井下,工作比以前更忙了。母亲一边操持家务,一边捡煤矸石、烧锅炉、打石子儿、搓泥鳅、打扫街道……矿上所有的三线工种母亲都干过。每天下班回家,她就赶紧拾炭劈柴、烧火做饭,有点时间还得给孩子们缝补、洗涮。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永远忙碌,总是一刻不停地干活。我半夜起床,总能看见她在挑灯纳鞋底。好几次放学回家,我都看到她正汗流浃背地扛着半袋粮食回来。年三十的晚上,我们都围在电视机前一边看春晚,一边吃着香喷喷的年夜饭,她却仍在缝纫机旁忙着赶制新衣。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正处于计划经济的困难时期,商品极度匮乏。为了让我们吃饱穿暖,母亲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想各种办法。她拿一部分细粮跟邻居多换些粗粮回来,再变着样地将粗粮细作,做成包皮面、高粱面糊糊、石条条、玉茭面煮疙瘩、煎饼等等。本来很一般的食材,经母亲之手变成了一道道丰盛的美餐,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回味无穷。没钱买衣服,她就自己买布、买染料,把布染成需要的颜色后,再裁剪、缝制。老大不能穿的衣服就给老二,个子高的孩子衣服破了,就裁剪一下,给个子低的孩子穿。日子虽然艰苦,但我们每天都能填饱肚子,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体体面面出门。在母亲的苦心经营下,我们家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井井有条。

作为一个家庭妇女,母亲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也没什么远大志向,孩子们能茁壮成长就是她最大的心愿。母亲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子女的养育上,我们六个,再加上我们每个小家庭的孩子,十几个小孩大多是母亲照看成人的。亲朋好友都说,母亲是我们家最大的功臣。母亲疼爱孩子在矿上是出了名的,有时竟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我在学校当老师,每年暑假要组织三好学生到外地夏令营。临行时,家长们来送孩子,母亲也要赶过来送我这个三十多岁的儿子,弄得我在学生面前很是难为情。疼爱归疼爱,母亲对子女的教育却一刻也不放松,从不溺爱。至今我还记得母亲手把手教我写名字时说的那句话:“‘安’字要好,宝盖要小。”那画面让我一生难忘。一年暑假,母亲要上班,让我在家照看弟弟,并叮嘱我千万别到危险的地方去。我满口答应,却偷偷领着弟弟跟一群孩子跑到附近的水库玩水,后来被母亲逮了个正着。回家后,她第一次打了我,还气得大哭一场,我知道,母亲是在心疼我,巴掌打在我身上,却疼在母亲心上。从此,我发誓再也不会惹母亲生气了。

渐渐我们长大,都步入了工作岗位,母亲时常教育我们做人要踏踏实实,懂得感恩,要与人为善,恪守信用,做事要认认真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曾因工作调动而情绪波动,母亲知道后告诫我说:“千万不要消极怠工,不能把情绪带到课堂上,影响到工作,误人子弟,会让人戳脊梁骨的。”逢年过节,母亲总要给附近的孤寡老人送些吃喝用度,让他们也感受节日的气氛。我们相继成家后,母亲又苦口婆心地嘱咐我们,夫妻要和睦相处,相敬如宾,遇事多换位思考,家和才能万事兴。在母亲的引领下,这个大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能和睦相处,不曾发生过矛盾,我们家多次被矿工会评为“文明家庭”和“五好家庭”。

2017年6月25日凌晨,母亲突发脑溢血,被送进了医院重症室,经过十多天的抢救,终于脱离危险,转到了普通病房。然而,祸不单行,母亲住院期间父亲的脑梗再次复发。为了早日康复,不拖累孩子们,母亲一边加强自身锻炼,一边鼓励父亲与病魔斗争。康复期间,母亲按医生的要求顽强训练。她从早练到晚,强忍着疼痛,汗水湿透衣背,手掌磨出来血泡都不叫苦叫累。最后,母亲终于靠着坚强的意志从床上爬了起来,日常生活可以基本自理。母亲的出色表现得到了医生们的点赞,出院时,院长连连夸母亲,80岁的老人能恢复至此,简直就是奇迹!

2018年,父亲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我们。当时,母亲表现得异常镇定,她将早已为父亲准备好的寿衣和所需物品一一交代给我们,并安慰我们说:“你们已经尽心尽力了,不要太伤心,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其实,我们知道,离开了相濡以沫了六十多年的爱人,母亲怎能不悲伤?她这么做,只是怕我们乱了阵脚。父亲走后的这几年里,为了不影响我们,母亲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非常规律:每天按时锻炼、唱歌、跟孩子们视频聊天,下午一到四点钟就吆喝邻居们来家打扑克牌。久而久之,母亲成了许多活动的组织者,家里也成了附近老人们活动娱乐的中心。家里的废纸箱、包装盒,还有我们退下来的衣服,母亲都要细心攒起,把它们送给那些生活困难的邻里。母亲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亲友善邻的品行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表率。 

这就是我的母亲,她虽然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也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修养,但她却给了我们一生的财富。托尔斯泰说得好,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同样,伟大无私的母爱也是相似的。我们的母亲虽然平凡普通,但正是平凡普通的母亲用她们的爱与所散发出的正能量支撑影响着千百万个家庭,从而推动着社会不断前行。

谢谢您,母亲。

(作者单位:汾西矿业瑞泰公司)

责任编辑:黄龙梅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